武侯旗门陵老川

诸葛青夫人

但求无愧,自在随心

也青 低碳爱

靠我永远爱老由!老夫老夫了1551

竹由:

#挽救绑定关系的沙雕ooc小甜饼
#人设参考漫画 有私设成分
#写给亲爱滴绑画 @武侯旗门陵老川


诸葛青是一个很讲究的人,生活精致,衬衫西裤打领带,难得松松垮垮一件黑T,穿个两三天,丢进洗衣机,居然还给扭到真丝洗涤。而王也是个真真的糙人,至少随身带手帕这种事,是绝对做不出来的,事实上,他连包卫生纸都不带。
上了饭桌也是一样,诸葛青吃羊排,先喝口茶再吃肉,肉在碗里,拿筷子剔,王也吃排直接上手,不要钱似的麻辣香油,穿透两层塑料手套直达手指,啃个排弄得一手都是味儿。
同时,王也和诸葛青吃饭也很经济,诸葛青负责挑拣,王也负责扫尾,诸葛青慢悠慢悠地剔了两条羊排,几串菌菇勉强算是蔬菜,荤素几口,就表示毫无战斗力了,而王也不光啃了排,解决了剩下几串鸭心,还就着那盘没人吃的田螺,先剔好,再扒饭,吃了一大碗糙米饭,才抬头。
诸葛青左手端茶,右手端手机,看王也吃好,就顺手一滑满屏app,叫了个滴滴,动作之熟练,连王也都没喊住:“老青,资本主义腐败啊,这么点儿路,走回去不成?”
诸葛青把手机调到自拍模式,对着屏幕理了理衬衫领子,脸上是荧蓝的光:“吃饱走路,累得很。”
王也觉得简直不可理喻,诸葛青怕累堪称破烂理由,要是真怕累,也不会撸串还穿衬衫。
王也叫来服务小妹结账,刚伸进裤兜准备掏钱,一回头,就看见诸葛青伸长个手,对着二维码扫描,支付成功。
速度还挺快。王也想。
然后一辆黑车风驰电闪,一盘子拐出车流,怼在路边摊门面前:“谁叫的车?”
这边速度也挺快。王也想。


黑车,黑色轿车的司机是个大汉,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,您上车坐好,保准儿,得嘞,服务周到,堪称业界良心。
诸葛青靠在副驾上,北京夜得早,是因为没有夜生活,街灯亮得久,是因为晚回家的人很多,他把遮阳板翻了下来挡住上半张脸,下巴上面是橙黄的街灯。
王也一个人霸占了后排三座,坐得四仰八叉,他觉得吃得还是过饱了,今晚保准积食,不好,不利肠胃消化。
从大着嗓门吹瓶子的路边摊到公寓也不算远,走路十分钟,车开得却像九曲十八弯,堵了大半个小时,诸葛青拉车门下车,一手关门,拐到后排车门边上用食指点了点车窗:“老王,我先上楼了,夜宵我请了,车费得你结。”
这边车窗还没降下来,车就又迫不及待地缓慢起步了,诸葛青只看见了黑色窗子里晃动的影子,然后玻璃里面回敲了两声。
诸葛青插着裤兜,站在楼底下,看那黑车开出公寓,右拐,汇入那道明亮的车流,然后就开向黄金地段的别墅区。


诸葛青这套两室一厅的方位有点偏,但胜在物业治安好,安静,而且离地铁口不远,去哪都方便,楼下还有个小花园,东南西北一共四栋房子,四十八户。
这个小区,的租户基本是单身青年,其中有为青年也很多,读研读博,搞学术研究的,搞设计的,大都搞到三奔四,还是独身一条汉,差不多已经奉献完了青春,内心年纪先生理一步蹒跚起来。
这些大龄学术男们,大多厨房不开火,到中午也没有油烟味,外卖倒是送得勤快,饿LM,美T,百D,红黄蓝战队散队来,在电梯口分批集中,小摩托游走在车流夹缝,倒是比自己出去觅食要方便迅速得多,故而宅在家里的也是大多数,小区楼下清净得很,除了外卖超人,也只有诸葛青,还有一树槐花。
诸葛青偏头,头和肩膀之间夹着手机,他咬着根皮筋绑头发,一边打电话:“刀疤,洗剪吹。嗯,知道了。”
其实诸葛青本质上和外卖小哥没有什么区别,从公司性质上来说,只是送外卖和送快递上的区别,从本质工作来说,也都一样凄惨,一通电话随叫随到,而且没有坐骑配送,简直活脱脱一个,首都脚下,北漂南方小年青,受压迫的底层人民。


虽然诸多牢骚,不过好在同事多金,本地人,而且有车有技术,诸葛青被一通电话叫出来,盯梢的却是王也,一倍工钱,两倍活儿,王道长或许才是真正的底层。
诸葛青站在排队的长列里,目标洗剪吹刀疤男在隔壁买肉夹馍。再说那目标确实是刀疤脸,只不过很短而且在眉毛上面,估计是小时候习字课一瞌睡,被钢笔一刀破了相,说是洗剪吹也很委屈,估计洗剪之后没有吹,条条根根拧成一头脏辫,爆炸成了一个粗麻绳球。
脏辫男要了个不加香菜只要葱剁辣椒的羊肉馍,打包找零,左拐出店,诸葛青一看,果断出列跟上,却被王也一把拽住:“老青,马上要排到了,你不买了?”
诸葛青一抬头,金光灿灿的大字:猪油汤圆。
诸葛青:“……这家不正宗。”


任务该完成还是得继续,本该长达几小时的盯梢,却在一个没人的公共厕所里,被王也的一个乱金柝,外加诸葛青一计手刀搞定。
这通任务来得快,结束也快,景点后门速度交人,就算完工,可谓来去匆匆。但剩下事宜就显得有些尴尬,比如王也的车停在地铁五站路开外,王也家在隔壁区,诸葛青的公寓还要往外绕两环。
五站路,走路半个多小时,堵车一小时,不论长短,显而易见,都不是靠假装玩手机和只顾低头走路,就能轻松消磨过去的时间。
王也塌肩驼背,等着诸葛青叫滴滴,诸葛青端着手机操作了好一会儿,一弯腰对着二维码扫描,嘟嘟——共享单车的车锁应声而来,王也懵在原地。
诸葛青朝王也晃了晃手机:“老王,要不要我也给你刷一辆?”
“我就……不。”
嘟嘟——

评论
热度 ( 51 )
  1. 武侯旗门陵老川竹由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靠我永远爱老由!老夫老夫了1551

© 武侯旗门陵老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