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侯旗门陵老川

诸葛青夫人

但求无愧,自在随心

也青 被需要(上海卷)

狂吹一波额滴宝!!!😭😭😭😭😭😭我永远爱她!!!

竹由:

#上海卷尝试 (是甜的 可能看不太出来
#也青 原设 以漫画形象设定为主
#很短 写给绑画 @陵川道长


诸葛青难得穿件松松垮垮的衣服,单手搭着方向盘,一辆小别克在条条道道的老胡同里,灵活地七拐八拐。
这些胡同太窄,车再宽一点儿就真塞不下了,而且都是单行道,只进不出,进错一道口儿,也只有跑趟大远的路才能绕回来。
诸葛青没开奇门局,听着人工智能导航播报下一个路口左转。也是,有高新科技摆着不用,可不是傻。


王也绕了个弯,跟进了一家老年茶馆。
至于为什么说是老年,是因为这茶馆客源很少,基本退休老干部,娱乐不多,喝茶算一项,剩下的也基本是伙同几张漏风的嘴聚一起吹吹牛皮了。
所以当也总这个不地道的老北京儿,掀开门帘带着早晨的朝阳照进这夕阳红小团体时,就显得格外不合群。
王也挠了挠脸,好在左手还捧着个养生杯,多少也算是一项志同道合,于是打了哈哈扶门进店,试图融入老年茶友交流大会。


事实证明,下山的王也道长和老年人交流还是很有一套,东单西单王府井虽然都没什么印象,但是一套大西瓜太极还是很能唬人,养生之道胡捻几句也像个半仙样子。
不过游刃有余的王道长似乎遇到了新的瓶颈:
“大娘,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?”
“大娘?”老板娘很气愤,声音瞬间提高八个分贝,然而事实上,她确也不是个大娘,她是位半老徐娘,只不过一身窈窕旗袍已经裹不住日渐浮肿的杨柳腰。
而女人也确乎不能容忍别人的夸大或诚实,似乎只有永远二八之龄才能让她勉强满意。而这截点,好就好在第二声略带茫然的大娘还没有喊出口,就被赶来救场的某人暴力塞回了肚子里:
“姨,我们是来找人的,不知道他有没有来过你的店里喝茶?”
王也一抬头,就看见诸葛青眯着眼睛,笑得一脸大学生样,那道带钩的弧终于只是轻轻一翘,腼腆又青涩。自然,眼瞎如王道长,决不会发现亚麻盘扣衫和老北京布鞋的心机,这真真像是这位姨的好外甥了。
老板娘哎哟了一声,果真就把那人的信息抖了个干净。都说茶馆人闲嘴也快,各中也不能全算做老板娘一个人的嘴皮子功夫,多半也是一伙不逗鸟不养花的老头儿老太,一人一嘴串联起来的惊天猛料。
王也道长这个棒槌比不上那个嘴甜的,揣着袖子陪笑也陪不好,衬得那只狐狸尾巴一翘一翘。


王道长和诸葛山人,绕了四五条胡同,才找到那辆惨遭遗弃在路边,只马虎锁了个车门的小别克。
王也侧身比了个请,诸葛青就爬到副驾上,伸手按开了音乐,慵懒的女声唱着剩下半支外文歌。
王也一别钥匙,启动,把车缓缓开出狭窄的胡同口,诸葛青瞥了他一眼,调侃说:“哪都通同事,王也道长,你这条道似乎不太行得通啊。”
王也很有技术性地在巷子里避开了锁在灯柱上的二八,敲了敲方向盘,顺着他的话虚假吹捧了一句:“这不有你吗,老青。这方面还是你在行,靠你。”
诸葛青似乎大发慈悲地一翘嘴角,靠在椅背上没再得寸进尺。
王也浑然不明白,诸葛青从哪里味来的好心情。
他很无奈地想:这人在高兴些什么?





外文歌 Gotta Have You

评论
热度 ( 37 )
  1. 武侯旗门陵老川竹由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狂吹一波额滴宝!!!😭😭😭😭😭😭我永远爱她!!!

© 武侯旗门陵老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